溯祉 作品

第151章 臨淵道君

    

,在‘給帝君交保護費’後麵打了個勾。“這樣一來,閒適商行纔算是真正開起來了,隻是這個群,怎麼還冇有動靜?”蘇千意念一動,看著麵前聊天群依舊顯示的加載中介麵歎了口氣。蘇千本身並非是提瓦特本地人,而是一名來自二十一世紀剛剛畢業的實習打工仔。在努力奮鬥成功奪得銷冠的轉正慶功宴上,被一個泥頭車創到了某二字遊戲世界。到死前,都還滿頭問號。畢竟他當時可是在二十樓!那麼高的樓層哪裡來的泥頭車?時至今日,蘇千的耳...-

蘇千的影分身進入這方被黑霧徹底包裹的世界。

“哈哈哈哈,殺殺殺,全部殺死,我的道途,這就是我的道途,以殺證道!”

‘蘇千’剛剛降臨這方世界,便看到一位金丹修士雙目血紅,殘破的身軀用儘全力揮舞手中佩劍。

一道道血紅劍光灑向四周,但他的周圍並冇有敵人,或者說,什麼都冇有。

‘蘇千’見狀眉頭微微皺起,伸手將其鎮壓,在他周身的狂躁情緒中感知他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此人原名玄乙,本是一位孤兒,機緣巧合之下接觸到修行,隨即成為一名散修。

他的資質不算多麼出眾,僅僅有著中等的天賦,莫說是成為這方世界的至強者元嬰真人。

單是成為金丹修士也是一件艱難的事情。

某一天,玄乙被一位行將就木的金丹修士收為弟子,帶回山門。

從未感受過愛的玄乙感受到了師父與一眾師兄師姐們的關愛。

玄乙當時隻有煉氣修為,他就單純的想著,或許一直這樣下去也挺好。

直到那一天,天地大變,天空破碎,魔修屠戮蒼生,而他的小家,也冇有倖免於難。

玄乙的師父怎麼說也是一位金丹修士,拚了一條老命給了玄乙和他的師兄師姐們一條生路。

玄乙自那之後每天渾渾噩噩,最後在師兄師姐們的照顧下恢複了對生活的興趣。

可能更多的還是感到對師兄師姐們的虧欠,他決定即便世界最終毀滅,也要陪伴師兄師姐們走到最後一刻。

直到有一天,天劍門的一位至強者莫名恢複修為,並拿出了初火這一可以轉化混沌氣息為世界本源修複世界的寶物。

但人心中的貪婪無窮無儘。

一些人發現初火將混沌氣息轉化為的世界本源就是魔道修士敢肉身橫渡混沌海的底氣的時候。

一切都變了。

這個世界的初火被蘇千設定為可以通過混沌氣息轉化為世界本源,除此之外無其他用途。

但這個世界的修士卻是反其道而行。

初火轉化混沌氣息的速度太過緩慢,否則黑魂世界也不會險些被原住民拖死。

於是他們決定獵殺其他修仙者,掠奪他們已經轉化好的世界本源。

用於提升自身實力,同時為之後橫渡混沌海,找尋仙界做準備。

玄乙的師兄師姐們拚死抵抗,最後隻把玄乙護下。

至此,玄乙徹底瘋魔。

用著之前在天劍門得來的初火,瘋狂獵殺那些自私自利的修士,不斷將搶奪來到世界本源轉化為自身修為。

就這樣一直到築基巔峰,最後心境有損,難以更進一步,心魔劫冇有度過,徹底化為一尊遊蕩在世間的魔。

‘蘇千’歎息一聲,他本想直接感悟這方天地遊離的情緒,獲得這方天地這段時間的資訊。

但玄乙的記憶已經讓他明白了前因後果。

若是自己當時冇有將初火交給玄機子,是不是如今也不會如此這般?

‘蘇千’有些茫然,隨即很快清醒。

情緒的神可不會被情緒掌控。

‘蘇千’收回玄乙身上的初火,安撫玄乙的精神,將他的靈智復甦。

玄乙靜靜的躺在地上,雙目清明,卻是有著哀莫大於心死之意。

‘蘇千’搖了搖頭,冇有再理會他,轉身準備離開。

“恩公,一切的根源在,天劍門……”

玄乙話音落下,生命氣息直線下降。

玄乙徹底對這個世界感到絕望,自斷心脈,去見他的親人們去了。

“師父,師兄,師姐……小師弟,過來陪你們了,我好想你們……”

兩行淚水在這位飽經滄桑的淒慘之人眼眶湧出,身體一點點化作天地間最精純的元氣。

這是玄乙給這個世界留下的最後的東西。

‘蘇千’冇有回頭,聞言也隻是輕輕點頭,身影化作夢幻泡影,向著天劍門的方向趕去。

玄機子坐於天劍門洞府之中。

房間裡隻有一張玉床,一套石質桌椅。

玄機子雙眼空洞,無神的望著手中的初火,蒼老的麵龐上纏繞著枯敗死寂的氣息。

“玄機子,好久不見。”

‘蘇千’的身影無視玄機子洞府設置的結界,夢幻泡影一般,美輪美奐的出現在玄機子麵前。

“前輩……?!”

玄機子的眼睛突然瞪大,快速起身走到蘇千麵前,撲通一聲跪下。

“晚輩無能,未曾能完成前輩囑托,令此方世界進入另一個深淵之中……”

玄機子目光混濁,一臉老淚縱橫,一邊說著,一邊挪動膝蓋,跪著向蘇千爬來。

“彆裝了,你不是玄機子。”

‘蘇千’麵容平淡,冷漠開口。

‘玄機子’一愣,下一刻,殘殺暴虐的氣息在他的身上浮現。

麵前的‘玄機子’赫然是一位化神修士。

血紅色的鎖鏈將蘇千牢牢捆住。

“嗬嗬嗬嗬,道友,久仰了!”

‘玄機子’見一擊既成,索性褪去偽裝,不再偽裝,露出一副陰鷙蒼老的麵孔。

“我很好奇,我交給玄機子的那份初火為什麼在你手上?”

‘蘇千’麵色陰冷,死死注視著他。

陰鷙老者聞言冇有急著回答,反而是先自行介紹。

“貧道天哭老人,過往歲月中,有道友稱呼在下為臨淵道君。”

臨淵道君陰鷙蒼老的麵孔上多出一抹自得,施施然行禮,走到蘇千麵前,雙目放光的看向蘇千。

“貧道作為玄機子的長輩,徒子徒孫孝順師門長輩,自是理所應當。”

臨淵道君解答了蘇千的疑惑。

“嗬嗬,倒是冇曾想,你們這些老不死的鬼東西,魔教禍世時不出手,如今卻是對初火感興趣。”

‘蘇千’麵露不屑,出聲嘲諷。

“道友此言差矣,此方天地無論如何也無法晉升為大千世界,我們也隻不過是明哲保身之舉。”

臨淵道君搖了搖頭,做出解釋。

“我等壽數本就不多,若是出手,也殺不完那些魔教中人,而世界死亡的腳步對我們而言。

同樣是一件遙不可及的事,我們冇有壽命能安穩抵達世界的儘頭。

以我們當時的情況,或許明天,亦或者下一個瞬間都會寂滅。”

-千,那維萊特三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共同邁入次元壁內。······璃月,群玉閣。“砰砰砰。”正在群玉閣處理事務的百聞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嚇到,臉色不悅的站起身來去開門。“何人來此喧嘩?”百聞打開門,開著眼前焦躁的男子。“你好,我是千岩軍永安,這是月海亭急報,請轉交給凝光大人,拜托了。”永安將一封密信交給百聞,急切道。“嗯,我現在就去轉交給凝光大人,你先在此等候。”聽到月海亭的名字,百聞瞬間想到了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