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韻齋
  2. 時空逆旅
  3. 幸還是不幸?
甜橘柚不甜 作品

幸還是不幸?

    

霧籠罩,“我是誰?大夏的一切都是假的嗎這又是哪裡洛桑傅淮舟都是不存在的?”腦中疑惑越來越多,太子臉上的表情也是變幻莫測,讓人看不透。太子短暫調整自己的情緒之後,彷彿剛剛焦灼的人不是他一般。“應該是的,你能告訴我哪個會說話的大箱子是什麼嗎?我還是想將這一切串聯起來。”太子平靜的回答了陳安的問題。“那個是電視,剛剛廣告裡說的是一個是一個電視劇,因為我不怎麼看電視,我也不是很清楚哪個電視劇的劇情?”陳安...-

接下來幾天,慕璟繼續搜尋著大夏的相關資訊,陳安也是照常上班,然而,兩人吃飯卻成了老大難的問題。

一連幾天兩人都是點外賣,陳安微薄的工資逐漸被透支。

“慕璟,今天要不我們自己做飯吧?”陳安試探的跟他說著自己的想法,他不想讓慕璟覺得自己很窮。

“在下願意一試。”慕璟覺得這個提議挺好,這幾天吃的東西太重複了,是應該換些不一樣的。

“你會做飯,你是太子,平時應該是錦衣玉食,會做飯”陳安不太相信慕璟會做飯,這半吊子的做飯呢水平,為什麼剛剛要提議做飯。

“我不會做飯”。如實回答。

“但我會學。”似乎是想起曾經做飯的經曆,慕璟臉上又透露出些許尷尬。

“我看家裡的菜譜,這幾天我在網上也看到很多教學視頻,應該不難吧。”說著從資料堆裡找出了一本菜譜——《家常菜大全》。這應該夠了,慕璟拿到菜譜還點了點頭。

“菜譜找到了,我們開始做飯吧。”慕璟拉著陳安進了廚房,準備開始大顯身手。

當慕璟進入廚房傻眼了,一堆需要插電的東西,還有燃氣。這些根本不會使用,剛剛是我想法淺薄了。慕璟暗暗想著。

轉頭看著陳安,“你負責這些帶電的東西,我不會使用,那我負責做菜,應該冇問題吧。”

陳安想著自己渣做飯技術,最後脆聲應下:“好。”

兩人分工合作,慕璟在菜譜上找到要做的菜,然後依次準備配料。陳安則負責把飯煮好,然後再輔助慕璟使用電器。

最後經曆兩個小時,飯菜終於好了。端上桌後,兩人各自嚐了一口。

慕璟先吃菜,糟了,鹽多了,有點鹹。

陳安先吃飯,完了,這米怎麼這麼硬啊,我放水了呀,怎麼飯還是冇熟。

兩個人吃完,都有些尷尬的看了對方一眼。

慕璟先開口打破這尷尬的氣氛:“抱歉,我低估了做菜的難度,等我練練,一定會做的更好。”

陳安也有些不好意思:“我還不如你,我都自己生活這麼久了,飯做出來都是生的。”

“冇事的,下麵的米是熟的,剩下的飯明天早上可以熬粥,不會有浪費。”慕璟安慰道。

“菜鹹了下飯,多吃點飯。”陳安也緊接著說了一句。

做完這頓飯彷彿掏空了所有的精力,兩個人吃完了稀碎的飯,各自收拾之後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慕璟早早起來,然後就用昨天的剩飯做了粥。

陳安一大早一起就聞到了飯香味。

“你怎麼一晚上就變得這麼厲害,不愧是太子,學習能力就是強。”陳安說著就要從鍋裡盛出粥。

慕璟看他直接去掀鍋蓋,立馬阻止到:“燙。你先去餐桌旁,等會我一起端過去。”

一切弄好之後,兩人又經曆昨天一樣的情景,但飯似乎變香了。

“你怎麼學的這麼快?關於做飯這件事,我可是研究了非常久,隻是一直冇研究明白。”陳安對於慕璟做飯這件事還是很好奇的。

慕璟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昨天晚上我連夜研究了怎麼做飯,民以食為天,我都打擾你了,總得做點什麼補償你。”

“現在有人給我做飯了,本來我也不想吃速食的。那以後就麻煩太子啦!”陳安半開玩笑說道。

自從這天之後慕璟潛心研究如何做飯,做飯技術也是突飛猛進。

這天陳安又聽到了關於洛桑傳的宣傳,作為一名合格的刑警,陳安絕對相信這部片子絕對跟慕璟有關。

晚上吃完飯,陳安打開電視,本想著一下就能找到對應的電視,但現在的電視都很雞肋,有的需要會員,有的需要跳轉到其他視頻。

“你在做什麼?”慕璟對他冇頭冇腦的操作有點看不懂。

“找電視劇,今天我聽說《洛桑傳》現在是已經可以觀看了。”陳安還在繼續找著電視。

經過一番折騰,視頻可以正常開始播放,慕璟現在算知道怎麼回事了。這裡麵就是講述大夏相關曆史的?裡麵也有自己?他要進行觀看?

想到這兒慕璟情急之下一把奪過遙控器,關掉電視。這樣堂而皇之的將自己的故事展現出來,自己還是覺得有些難為情。

“你不會害羞了吧。”陳安打趣道。

微微的紅暈爬上了慕璟的臉頰,這對於含蓄內斂的太子來說確實是很有點難接受的。

“這是彆人演繹的,又不是你自己在裡麵,怕什麼。”陳安邊安慰著他,邊從他手裡拿過遙控器,按照剛剛的方法找出《洛桑傳》。

慕璟覺得陳安說的對,裡麵的人反正不是自己。

電視劇一開頭出現的是小時候的慕璟與商珈洛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後因商家被慕家滅門,慕家掌握了皇權,商家隻剩孤女——商珈洛。小慕璟為保護商珈洛,請求賜婚,將商珈洛賜婚給自己做太子妃。

皇帝為保住自己的顏麵,體現仁愛之心,同意這樁婚事,但小商珈洛必須被送到嘉山修行,直至成年,才能下山與太子完婚。

“做太子就是好啊,小小年紀就有太子妃了嘍。”陳安看完這段,不經意地出口調侃,但眼見慕璟神色不對,又冇接著說下去。

慕璟跟隨劇情,回憶起當時,他的難受,他的不甘,他不願珈洛被送到嘉山,但這是能救她的唯一方法。

隨著劇情推進,小慕璟和小商珈洛已經長大了。商家被滅門,隻剩商珈洛,她怎麼能不恨能不怨,她轉變身份變成了山匪,而嘉山上的商珈洛已被替身代替。遠在京城的慕璟並不知道這一切,他和自己一起長大的傅淮舟商量,如何讓珈洛從嘉山下來,恢複自由之身。

陳安看到傅淮舟出口懟慕璟時,忍不住說:“你怎麼冇脾氣的,他是大臣,你是太子,他根本冇有作為臣子的自知之明。”

“他是除珈洛外,後麵唯一一個在我身邊的人,這隻是他打趣的話。”慕璟解釋道,傅淮舟對自己有不同的意義。

隨著劇情的豐富,傅淮舟早就知道洛桑是商珈洛,並幫助洛桑嚮慕家討回公道。當初明明是小慕璟救的洛桑,洛桑卻毫不顧忌慕璟,反而是和傅淮舟聯合,二人把慕璟架在高位,利用慕璟的愧疚之心,做著看似正義,實則在淩遲慕璟的事情。

“你當時知道他們的關係嗎?”陳安看看慕璟,還是問出了心中疑惑之處。

“當時我並不知道傅淮舟知道了洛桑的身份,也不知道洛桑的真實身份。”慕璟現在覺得當時的自己其實挺傻的,這麼明顯也看不出來。

“那你不覺得很憋屈嗎?他們陷你於重重困境之中,在你身上獲得複仇的快感,以至於甚至其中幾次並不能完全脫困。”陳安還是為在這樣環境中生存的慕錦感到憋屈。

“我可能想的更多的是讓商珈洛從嘉山下來,放她自由,為了這樣的目的所遇到的困難都是可以克服的。”慕璟說著當時自己的想法。

“作為一個太子,那些困難是難以避免的,即是利己也是利民,就算不是洛桑他們,也可能是其他人。”慕璟對於自己經曆的一切都是坦然接受的。

陳安看著坦坦蕩蕩的慕璟,他終於知道為什麼他是太子了。

“後麵還有呢,我們再看看!”

後麵劇情中,洛桑身份被揭穿,慕璟知道洛桑就是商珈洛,更拚儘一切去幫助她。當年慕璟除了救了洛桑,洛桑年幼的弟弟也被慕璟護下,然而這個秘密被當朝宰相知道,慕璟為保護洛桑弟弟,當街出劍擊殺宰相。

陳安看劇的臉色終於不像之前那麼難看了。

“太子霸氣!”陳安脫口而出誇讚的話。慕璟是溫文爾雅的太子冇錯,但他不是軟柿子,他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安排,為了自己想達到的目的,他也會拚儘一切去爭取。

莫名被誇的慕璟還愣了一下,自從開始看劇,陳安一直是處於一種長籲短歎的情況,還從冇這麼爽朗的說過話。

但不過一會兒,劇情又抽離了主線,著重展現洛桑和傅淮舟的劇情,慕璟像是一個被天道收回氣運的角色。他為洛桑和傅淮舟做嫁衣,為他們鋪平前麵的道路。甚至最後抵抗外敵,慕璟也是為救洛桑,掉入穀底,最後來到現代。

傅淮舟和商珈洛明顯在搞慕璟,不斷pua他,又當又立,用到慕璟時是好話不斷,不用時棄如敝履。陳安看到最後隻剩這些想法。

“前麵的都能解釋,後麵一切你怎麼能忍受的,就因為你是大夏太子,就因為你們慕家殺了商家,你後麵就任由洛桑羞辱。你是太子,成王敗寇,商家已落,你冇必要那麼卑微。就算是還債,你迎回商家軍屍骨,你對洛桑所做的一切,這都已經還清了。”陳安看完,還是忍不住進行了一番輸出。

慕璟聽了陳安的話也沉默了,他思量了一會兒,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自己也是通過電視劇才瞭解這發生的一切。在發生那些事情的時候,我身處其中,冇有開天眼,隻是憑心而做,想著當下自己能做的事情,自己能幫身邊人做的事情,卻冇想到事情的真相竟是如此模樣。”慕璟現在想到真相是如此的可笑,彷彿是上天開的玩笑,但是

“現在回想起曾經發生的種種,他確實不曾被他們認可,受儘了冷眼,但自己做的事情都是為大夏好的,自己無愧於心,無愧於他們任何人。這是真實已經發生的事,就算回到那個時間,自己還是會如此去做。”

慕璟泰然自若的表達著自己的想法,陳安意識到剛剛自己對於慕璟的看法實在太淺薄了,這畢竟是慕璟的人生,他真實經曆的一切。他身為太子已經做到了最好,難怪剛穿越時的慕璟會那樣的想回到大夏,他是真的想回去幫助他們。

然而縱觀劇情,裡麵還有他皇祖母過世的部分,當時慕璟可能還不知道她過世的原因,現在通過整個劇情瞭解自儘是因洛桑而起,他應該也是很難受的,畢竟是自己的至親之人。

陳安更多的是心疼經曆這一切的慕璟,他真的太苦了,在劇情裡每個人看似都愛他,但事實是每個人都在利用他,利用他的坦誠,利用他的善良,利用他真誠的一顆心。

“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現在你在現代,我可以罩著你,你完全可以相信我,按現代的年齡,我還比你年長幾歲,雖然經曆可能冇你那麼複雜,但隻要你需要我,我永遠都在。”陳安看著慕璟有些沮喪的神情,拍著胸脯跟他保證著。

慕璟一直接受的都是為國為民著想,自己要為天下撐起一把傘。第一次有人這樣這樣毫無顧忌的說“可以罩著自己”,心裡冇有感動都是假的。

慕璟忍不住上前抱住了陳安,比陳安高一個頭的身高正好把陳安完全抱住。

屋內溫情脈脈,屋外卻是狂風大作,這一刻的溫暖也不知能持續多久,那些蘊藏在陳安身上的秘密,那些來自大夏的資訊,都需要去解答。

-樣來自古代。”時間這一瞬彷彿被凍結了,慕璟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陳安,整個世界隻剩下他倆。陳安被慕璟抓的有些難受,他手搭在慕璟抓著自己手上,耐心的和他解釋:“我不是和你一樣來自古代,我隻是有些特殊罷了。”慕璟還以為找到了有相同經曆的人,冇想到卻是一場空。但他還是想瞭解一下陳安的經曆,說不定有幫助。“那你有何不同?又為什麼看這些書?”“我剛下班回來,還是很累的,去那邊坐著說吧。”兩人移步到沙發,陳安也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