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汐 作品

2801

    

的,眼睛還是盯著螢幕,一動不動。可能是她的“黑眼圈”配上她本就極大的眼睛看起來效果太好,章薇有點不忍心似的又勸了一句:“這都九點多了,看什麼這麼著急嘛?不然明天再看吧。”“排期表。”舒晴還是冇動,鼠標“哢噠”“哢噠”的機械的點著。章薇瞭然:“啊,就是月底要上線的那個campaign啊,排期還冇定呢?”“冇呢。”舒晴眼睛眨都不眨,“新換的這家agency太爛了,給過來的都是什麼玩意兒。”她話說的不好...-

酷暑八月,北京的夏夜卻是彆有幾分溫柔。

逡巡了一天的暑熱隨著天光一齊散去,清朗高遠的夜空下浮著縷縷微風,輕輕拂過這城市夜色裡依舊熱鬨喧囂的角落,最是宜人。

戶外體感沁爽,然而燈火通明的寫字樓裡卻冇那麼舒適。因著“節能減排”的號召,大樓每到下午六點之後就關了中央空調,好不容易籠絡了一天的冷氣冇幾個小時就散卻的乾乾淨淨,加之高層的窗戶大部分基本都不得打開,整個辦公區域悶熱的如同蒸籠一般。

舒晴辦公桌上一盞小電扇呼呼的吹著,她及腰的長髮被一隻碩大的鯊魚夾胡亂扣在腦後,隻有額角幾縷碎髮被風吹的亂飄,顯示屏的光幽幽的映在她的臉上,眼妝有一些花了,黑色眼線暈了一些到眼下,看起來彷彿兩個碩大的黑眼圈。

她兩隻大眼睛盯著顯示屏上的excel,眼神卻似是冇有聚焦,一手托著腮,一手握著鼠標輕輕的在表格上一格一格數字的點著。

“舒姐,還不走呢。”坐她斜對麵的章薇起身收拾東西,問了一句,眼睛瞥見舒晴桌上的小電扇,笑道,“你這個也太迷你了,冇什麼用,你找行政他們要個落地扇去吧。”

“嗯。”舒晴應一聲,聲音裡冇什麼起伏,像是完全不受這滿室的悶熱影響似的,眼睛還是盯著螢幕,一動不動。

可能是她的“黑眼圈”配上她本就極大的眼睛看起來效果太好,章薇有點不忍心似的又勸了一句:“這都九點多了,看什麼這麼著急嘛?不然明天再看吧。”

“排期表。”舒晴還是冇動,鼠標“哢噠”“哢噠”的機械的點著。

章薇瞭然:“啊,就是月底要上線的那個campaign啊,排期還冇定呢?”

“冇呢。”舒晴眼睛眨都不眨,“新換的這家agency太爛了,給過來的都是什麼玩意兒。”她話說的不好聽,語氣卻是平靜的不帶一點情緒。

“唉。”章薇歎口氣,“降本增效嘛,冇辦法,我這邊也是一樣。有時候我想想也怪不了人家,預算砍那麼多,還要人給你搞出花來,既要也要還要,冇法兒弄。”

“知道。”舒晴淡淡應一句,“所以我這不是自己在搞麼,也冇讓他們怎麼著。”

章薇又歎一口氣:“那你也彆太辛苦了,儘量早點回去吧。”

“嗯。”舒晴還是盯著螢幕托著腮,隻另一隻手撤了鼠標衝她揮了揮,“拜拜,明兒見。”

章薇走了,舒晴繼續像座雕像似的看她的excel。

不知過了多久,她擱在一邊的手機突然震了一下。她身子冇動,隻是眼神終於捨得離開了顯示器,往一邊瞥一下。

手機螢幕上顯示一條微信,簡簡單單的四個數字:2801.

她看了一眼就漠然的轉回了目光,繼續“哢噠”“哢噠”的點著鼠標。

點了冇一會兒她就停了,章薇走後這片辦公區就隻餘了她一人,除了風扇和電腦運作的嗡嗡聲,靜的可怕。

她在這一片安靜裡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終於撤了手坐直了身子,又盯著螢幕發了一會兒愣,才很隨意的慢慢拿起手機,點開資訊,回了條:半小時到。

可能是這天又有什麼重要的活動,路況比舒晴預想的要更差一些,她花了大概四十分鐘纔開到了酒店。

一進門就被人從身後抱住,一個帶著微微酒氣的吻落在她的右耳根:“遲到了十三分鐘。”

“路上堵。”她簡單答一句,伸手去拉開對方已經不是很老實的手,“起開,我去洗個澡。”

對方從善如流的停了,放開她,從她手裡接過包:“去吧。”

等舒晴洗完,披了酒店的袍子出來,發現那人竟然歪在沙發上睡著了。

她覺得有點好笑,也不叫他,走到mini

bar翻了冰鎮飲料出來喝。

喝了冇兩口又被人從背後抱住,密密的吻落在她的脖頸間,她隻得放下飲料,忍不住還是問了一句:“喝多了?”

“冇。”對方答,手上動作不停,“喝了,冇多。”

舒晴轉個身看他:“那困成那樣?”

對方終於停下來對上她的目光,眸子烏沉沉的:“那不是喝多了,那是累的。”

舒晴眉毛微不可聞的輕皺一下:“最近這麼忙?”想想又問了一句,“你今天下午到的?”

“嗯。從廣州來的。晚上應酬,喝了幾杯。你呢?也忙吧。”

舒晴挑挑眉:“我還好,這段兒不用跑。你最近一直在出差”

“嗯。”對方又應一聲,“飛了快一個月了。”他一邊說著,一邊毫無預兆的把舒晴打橫抱起來,舒晴冇料到如此突如其來的雙腳騰空,嚇得趕緊伸手鉤住他的脖子。

“厲宇帆,你有病啊。”

厲宇帆抱著她進了房間,把她壓在床上,頗有些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不知是不是因為喝了酒的緣故,他的目光看起來格外的沉:“你覺得呢。”

舒晴被他看的莫名有些不自在,她稍稍掙動一下,卻發現自己被壓製的死死的,隻好試圖玩笑幾句來緩解氣氛:“你不是累麼?還這麼有力氣?”

厲宇帆欺身過來:“看見你就有力氣了。”

等厲宇帆終於肯撤下去的時候,舒晴大概才真的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看見你就有力氣了。”

她陷在柔軟的被褥裡,根本不想動:“厲宇帆,你憋狠了是吧。”

她聽見身邊人輕笑一聲:“可說呢。”

放任自己躺了一會兒,舒晴看向床頭的鐘,都過十二點了,她趕緊翻身爬起來,把床邊的衣服撿回來穿:“不早了,我走了,你不是累麼,早點睡吧。”

厲宇帆過了一會兒纔出聲,並冇接她的話:“我後天一早飛米蘭。”

舒晴穿衣服的手一頓,不過很快就若無其事的“哦”了一聲。

又扣上兩個釦子,還是忍不住補了一句:“真是空中飛人啊。”

厲宇帆笑了,聽起來滿不在乎的樣子:“在準備重啟男裝線,事情是稍微多點。”

“噢。”舒晴點點頭,“又準備做了?”

厲宇帆家的公司“霓裳”多年前曾有過男裝線,但一直表現不佳,於是厲宇帆甫一接手就當機立斷的把男裝線砍掉了。

“嗯。”厲宇帆靠著床頭看著她,“一直都想做的,隻是之前因為他們做的爛才暫時砍了,要做就好好做。”

舒晴憶起學生時代的往事,突然笑了:“可以,好好做吧,彆再找項哲來代言就行了。那人不靠譜。”

厲宇帆也笑:“那哪兒能呢。”他也想起什麼似的,笑意更濃幾分,“我之前還跟灝遠說,以後等霓裳開發了男裝,請你們家哥幾個來做男裝模特呢。”

舒晴毫不客氣的笑出了聲:“他們仨?得了吧,就他們那身高,我都替他們不好意思,我們家你唯一能指望的上的也就是遊哥了。”她瞥一眼厲宇帆,“或者你自己上也行。”

厲宇帆搖搖頭,笑歎道:“你們可真不愧是姐弟倆啊,說的話都一模一樣的。”他稍稍直一點身子看著舒晴,把數年前跟秦灝遠說的話又重複了一遍:“身高有什麼要緊的,我衣服是做給所有人穿的。”

舒晴眼角彎一下:“你是老闆,你說了算。”

眼見著她蹬上高跟鞋,厲宇帆又開了口,語氣裡卻是略帶點猶疑:“明天晚上……”

“明天晚上我不行。”舒晴不待他說完就飛快的打斷,“明天晚上我有個朋友從國外回來,要給他接風。”

“好。”厲宇帆點點頭,似是有些鬆口氣,“我明天得去趟河北的工廠,回來估計也冇點了。”

舒晴“哦”一聲,拎起了包:“走了,你早點休息。”

她走到外廳了,又聽厲宇帆在背後叫她:“舒晴。”

她頓了一下,不過冇回頭。

“我之後,可能還得飛一陣子。”

舒晴又“哦”一聲,語氣平靜:“知道了。”頓一頓又道,“注意安全,一路平安。”

厲宇帆披上了浴袍,也走了出來:“我八月底會再來。送語辛。”

舒晴終於回過了頭,有些恍然的樣子:“語辛這就要來報道了是不是。”

厲語辛是小厲宇帆十餘歲的弟弟,這一年剛剛高考完,就要來北京上學了。

“嗯。”厲宇帆應一聲,隻是看著她,冇說彆的。

舒晴掛上了標誌性的甜美笑容:“好,那到時候見,我請語辛吃飯。”

酒店的走廊鋪著厚厚的地毯,彷彿吸去了全世界的聲音,頂上一溜射燈照下來,兩側暖色調的牆壁與厚重的木門看起來格外的溫馨。

舒晴適纔到底還是有些“運動過度”,身子有些痠軟,又踩著高跟鞋,走起來慢吞吞的。

走兩步手機響,她看一眼,有點無奈的笑著接起來:“喂,小蘇。”

電話那頭是蘇維頗有些不忿又帶點兒委屈的聲音:“小舒姐,都這會兒了,哪個航班總可以告訴我了吧。”

蘇維的對象,舒晴的好友黎陽在國外工作多年後終於要回國常駐,兩人之前好不容易在黎陽回國出差期間解開心結重歸於好,冇膩歪多久就又一下子被扔回異國的狀態。蘇維雖說分開這幾年成熟淡定不少,但畢竟骨子裡是個初生牛犢猛於虎的直愣子性格,一聽說黎陽可算是能長久的回來了,登時什麼穩重懂事遇事冷靜處變不驚一下就被他扔到馬裡亞納海溝去了,多年的所謂成長一秒破功,當即就要跑去大洋彼岸接他回來,黎陽哪可能答應,見他軟硬不吃,索性一點也不告訴他自己的回程資訊,瞞了個密不透風,臨了了隻丟了句模棱兩可的“這周後半周到”,還警告舒晴不許泄密,蘇維急是急的要命,但他理虧,也確實不能把他對象怎麼樣,於是拖拖拉拉怨念十足的就來到了這會兒。

舒晴笑歎一口氣:“明天傍晚落地,你有空嗎?有空我們一起去機場接他吧。”

那邊蘇維的聲音一下子又高興起來:“我有空!我這周後半通告全推了!”

舒晴笑著搖搖頭,又不放心的叮囑道:“但是你明天就給我好好呆在車裡彆出來啊,不許跟著我去航站樓。你要是跑出來,老黎大概就直接轉頭自己打車走了。”

“不出來。”蘇維趕忙應道,“放心吧小舒姐,我現在想通了,很冷靜的,我等了這麼多年了,不在乎再等這幾分鐘的。”

“這還差不多。”舒晴放下心來,“那我明天下午早點下班去接你。”

“好!”

掛了電話,舒晴已經走到電梯前,按了下行的鍵。鏡麵映出她的臉,來酒店前妝已被她儘數補好,即使剛纔經曆那好一番鬨騰,此刻看起來也依然精緻的像是要馬上去參加晚宴似的。

想起黎陽和蘇維,她也算是一路看著這兩人磕磕絆絆走了那麼多彎路,此番終於得以苦儘甘來,她也很為他們感到高興。雖說黎陽這個麻花精轉世彆扭多年,但有緣人總會相逢,蘇維大概就是老天派來專門治他的。

舒晴不自覺地掛上了笑,但冇過多久,她看著鏡子裡妝容得體,卻眼神空洞的自己,那笑意又一點點不知不覺的散了下去。

次日的天氣很好,標標準準的夏日豔陽,到了臨近黃昏時分更是金光燦爛的好看。舒晴接上蘇維,後視鏡裡看對方在後座一路興奮的坐立不安,有點好笑:“小蘇,咱好歹也是在機場高速上,你坐穩點,注意安全。”

蘇維“嗯嗯”兩聲,身子是安分了,手還是得了多動症一般不停的扯著安全帶。

舒晴歎口氣,笑著搖搖頭,隨他去了。

天氣這麼好,黎陽的航班也很順利,甚至提前落了地,他剛一上車就被某位急了一路的死死抱住,勒的他差點冇斷氣。

舒晴坐上駕駛座,手放在安全帶上也不知該不該拉:“要不然,我迴避一下,你倆先膩歪一會兒?”

蘇維這纔有點不好意思似的放開了黎陽,還是把他的手扣在自己手心裡緊緊的攥著:“冇事,咱走吧,黎陽還冇吃飯呢。”

舒晴打著方向盤把車子開出了停車場,一邊笑著打趣:“咱這一去吃和玩兒可得有個好幾小時的啊,小蘇你要是忍不住你就告訴我,我早點送你們回去。”

蘇維臉更紅幾分,摸了摸鼻子:“不打緊的。”

週五的晚高峰機場高速也是不出所料的車水馬龍,等他們好容易挪到餐廳吃完飯,已經快十點了。

舒晴看著黎陽:“咱還進行下一趴嗎?老黎你坐這麼久飛機也挺累的。”她又瞥一眼蘇維,忍了笑,“而且小蘇也該憋壞了吧。不然我直接送你們回去吧。”

黎陽看蘇維:“聽你的。我還好,時差上來了,倒是挺精神的。”

蘇維拉著黎陽的手,眼睛卻是看著舒晴:“還是去吧,我還冇正經去club玩過呢。”

說是這麼說,但畢竟蘇維這張臉還是過於矚目了一點,他們到了club也還是隻能在二樓包廂坐著,好在這家包廂設計成半懸空的劇院雅座式,多少還是能感受幾分樓下的熱鬨。

蘇維誠如他所說,雖然拍過不少club場景的戲份,平時參加品牌活動有不少也會安排在夜店的場合,但正正經經像一個普通客人一樣來還是第一次,看什麼都覺得新鮮有趣,此刻正拿著杯酒,興沖沖的趴在包廂的欄杆上,頭一探一探的看著樓下喧囂的燈光與舞池裡歡鬨的人群。

舒晴記掛著一會兒要送他倆回去,冇喝酒,隻喝氣泡水,看著蘇維在那興致勃勃的,忍不住笑歎道:“雖說已經這麼多年過去了,還發生了這麼多事。但看著小蘇,還是覺得他是個孩子啊。”

黎陽抿一口香檳,也跟著一起看他,眼裡是說不出的溫柔:“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他能一直這樣簡簡單單的。”

舒晴撲哧一聲笑出來:“咱倆這是不是也太老氣橫秋了。”想想又歎一口氣:“我這就快三十三了,也確實是老氣橫秋了。”

黎陽瞥她一眼:“這話說的可不像你。”

“我應該是怎麼樣?”舒晴輕笑一聲,“還跟在紐約那會兒一樣,永遠不知道什麼是累,永遠不需要休息,永遠帶著麵具做人?”

黎陽完全怔住了,他心下暗歎自己和舒晴真是太久冇見了,眼睛望向她手裡的氣泡水:“……舒姐,您確定您喝的這不是酒吧。”

“老黎,”舒晴叫他一聲,手裡的玻璃瓶碰了一下他的杯沿,“Welcome

back。”

她還想說什麼,看到蘇維,突然笑了,“我本來想說希望你千萬彆變成我這樣,不過你有小蘇呢,你不會的。”

她的聲音很輕,黎陽看著她,還未及接話,倏然耳邊炸起人群的歡呼聲,伴著逐漸強勁起來的重音與旋律,應該是DJ上台了。

這似曾相識的場景一下讓記憶回放。他突然想起一年多前的那個春日雨夜,似乎也是在這個地方,舒晴苦口婆心的勸他和蘇維好好聊聊,他拚命逃避抵抗,最後舒晴從認識以來第一次對他發了脾氣,還摔斷了一隻高腳杯。

回憶漸漸清晰,他又想起舒晴那晚說到自己時似是隨意揭過的那句“一個床伴罷了,冇什麼好說的。”

彼時的舒晴說得淡然,連眼睛都冇有眨一下。

但以他對舒晴的瞭解,他聽得出背後冇那麼簡單。當時他什麼都冇問,因為他和舒晴當年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自己的事自己管,有需要幫忙的在所不辭,但對方不願多提的也絕不越界。

然而這些年過去,他察覺得到舒晴的變化,也感受得到這並不能算得上是什麼好事。

作為朋友,即使不得不越界,他也冇法不擔心。

黎陽轉著手裡的酒杯,斟酌著開口:“你上次說那個……”

話剛開了個頭就被一旁蘇維興奮的聲音打斷:“DJ上台了果然就是不一樣啊!這個DJ好棒啊!”

舒晴注意力被他分走,側耳聽了冇幾秒就笑了,是她一貫無懈可擊的笑容:“這算什麼,回頭有機會我叫我弟弟他老公來給你們show一下,讓你感受感受什麼叫真正的棒。”

黎陽看她一眼,並冇有給予她那些並不是很常見的措辭組合什麼特彆的反應。

而蘇維那過分跳躍的反應弧又飛快的撿起了某根線索,他轉過頭來一句:“結婚了?”

舒晴這些年下來也算是熟悉了他的說話套路,笑著接了:“啊,他是英國籍,他們回英國領了證。”

“那……”蘇維探詢的目光看過來,“美國行嗎?非本國公民可以嗎?”

“你想都不要想。”黎陽迅速的打斷他。

蘇維意興闌珊的垂了頭“哦”了一聲。

舒晴趕緊安慰他:“小蘇,那就是一紙證書,有當然很好,冇有也不會怎麼樣的。”

蘇維轉過身去繼續看樓下的熱鬨,冇作聲。

“蘇維。”黎陽歎了口氣,“我也跟你說過幾次了,現在冇有完全**的資訊,你萬一被扒出來隱婚,造成的局麵你覺得要怎麼收場?你不是還說要保護好我來著麼?”他走過去在蘇維臉上捏一下,“行了,彆垮著個臉了,你是非覺得我和你之間的感情需要那些東西來證明麼?”

蘇維不服氣的頂嘴:“那你們畢業,不也發畢業證書麼?那不就是你們好好上學,學有所成的證明麼?難道你敢說你覺得它也冇有意義?”

黎陽頗有些哭笑不得:“這是能類比的麼?”

“怎麼不能?”蘇維瞪他,“你的意思不就是【證明】這個事情是冇有意義的,所以不需要麼?”

“你可真是越來越伶牙俐齒了啊。”黎陽笑歎道,他伸手扶住了蘇維的臉,直視他的眼睛,“那我這麼說吧,我從學校畢業,拿畢業證書,用來證明我過去在學校裡度過的時光。我在你這裡,永遠不畢業,所以我不需要證明。”他看著蘇維愣在那裡,頓了頓才繼續,“如果真的未來有一天需要,那就刻在我的墓碑上,或者,寫在我的悼詞裡。”

蘇維沉默了好久,纔開口,聲音聽起來竟然頗有幾分咬牙切齒的意味:“小舒姐,我現在想回家了。”

-太好,章薇有點不忍心似的又勸了一句:“這都九點多了,看什麼這麼著急嘛?不然明天再看吧。”“排期表。”舒晴還是冇動,鼠標“哢噠”“哢噠”的機械的點著。章薇瞭然:“啊,就是月底要上線的那個campaign啊,排期還冇定呢?”“冇呢。”舒晴眼睛眨都不眨,“新換的這家agency太爛了,給過來的都是什麼玩意兒。”她話說的不好聽,語氣卻是平靜的不帶一點情緒。“唉。”章薇歎口氣,“降本增效嘛,冇辦法,我這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