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晴茵陌 作品

天道神女

    

泥土再加上血跡乾枯的味道,無形中泛著屍體腐爛的臭味。閱離雀眼底閃過一絲不可置信,這夢這麼真實的嗎?她下意識的抬手想要揉揉眼睛,卻發現自己被綁在一個十字架上,如同古裝劇裡犯了大錯的犯人一般,任人宰割。這是....牢房?“呦,醒了?”聲音打斷了閱離雀的思緒,她聞聲抬眸,隻見門外的男人隨意揮了揮手,鎖住牢房的鐵鏈便猶如一堆廢鐵一樣落在地上。閱離雀見男人走近,仔細打量了一番,他一身黑袍,頭帶金冠,一頭如墨...-

夜深人靜,皎潔的月光在天上高高的掛著,孤枕難眠,皎月躲雲中,迴廊下琉璃燈盞被一個個點亮,發出暖黃的光,風輕輕拂過,屋簷下大紅的紗帳搖曳擺動,燈火交相輝映,顯得格外的冷清。

“那個.....紅月你去吧。”秋霜麵上掛起笑,輕輕拉起紅月的雙手,將食盒送至紅月的手心。

“討厭!”紅月立馬抽回手,轉頭跑的遠遠的憤憤道:“我纔不去!上次就是我去的!你要去你去!”

西苑門口的拐角處,兩位侍女相互推脫著手中的食盒。

晚風吹過樹梢,寂靜的西苑響起沙沙聲。

秋霜怕的緊,急忙跑到紅月身邊,苦著臉,清澈的眸低泛著慌亂,“我聽守衛西苑的姐姐們說,二十七姨娘每天晚上都會在房間亂叫,發脾氣。”

“那又怎樣,今天.....”

“啊——蒼天呐,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你真的好殘酷,好無情,好無理取鬨啊!”紅月話還未落,便被突然傳來的呐喊打斷。

二人被嚇得尖叫,一把扔下手中的食盒,相互推搡著跑出了院子。

“哦~我真的好痛苦,好難過,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我?”閱離雀跪在地上,身體不停的顫抖著,精緻的小臉逐漸扭曲,嘴裡嘰裡呱啦的說著什麼。

突然,她猛的從地上站起,用力抓住鎖在腳腕的鐵鏈,用力的扯,可怎麼也掙脫不開。

001:.......

【宿主,你真的,夠了!自從前天被恭親王捉入王府你已經鬼叫三天了,你瞧瞧你的樣子,你又把人家給你送飯的侍女嚇跑了,】001實在看不下去,化作一團光球從閱離雀識海飛出。

“哎呀,這算什麼啦,你一會變成鬆鼠再把食盒拿進來不就好了,畢竟我是凡間女子突然被魔捉去做了小妾,肯定會瘋的,我們得不讓人懷疑。”閱離雀停下動作,無所謂的擺擺手,興奮的問:“快,我剛剛演的像不像!”

【好像一個傻子。】

閱離雀聽見回答,無語的翻了個白眼,她撇撇嘴,一臉無所謂道:“隨你怎麼想,反正按我這麼鬨下去,王府的事遲早被傳出去,左黎肯定會派人調查恭親王的,這樣我們就能出去啦!”

閱離雀哼著小曲走到桌前坐下,催促著001化作鬆鼠將門外的食盒拿進來,但001剛拿到食盒準備回去時,卻被人一把揪住尾巴。

“老鼠?魔界怎麼會有這種東西?”玄天默然的將手中的老鼠提起,隨手甩向一旁。

001見自己被人發現,立馬化作光球,在空中飛起。

玄天見狀,心念不可思議,而後一想,冷眉皺起,“果然在整些不得了的東西。”

說罷,玄天抬手操控魔力,朝光球追趕。

001加速向房間逃竄,期間差點被魔氣纏住。

【宿主!】

閱離雀聞聲回頭,勾唇誇讚道:“哦吼!不錯嘛統子,居然把玄天給帶來了!”

少女張開雙手,將001握在手中,不一會兒的功夫,光球漸漸冇入體內。

玄天一襲黑衣立在王府的屋簷上,他輕足一點,輕而易舉的躲過魔兵的巡視,化作一團魔氣向光球逃竄的方向飛去。

月光輕柔恬靜,玄天順著半開的窗子飛入房內。

他藉著月光看清了少女的模樣,神色有些驚訝。

“你冇死?”

“我死什麼?”閱離雀反問。

少女安靜的坐在椅子上,紅色的紗裙在柔和的月光下使少女的肌膚更加透亮,宛若一個墜落凡間的天使,她赤著玉足,修長白皙的雙腿交疊在一起,纖細的腳踝上,被小巧的鐵鎖釦住,頗有種金屋藏嬌的感覺。

閱離雀拿起茶壺為玄天斟了一杯清茶,視意玄天坐下。

玄天不為所動,雙手抱胸看向她,眼裡多了分探究,“你一個凡人,在被尊上的魔刺穿過胸膛的前提下,還能在萬魔窟存活下來,真不可思議。”

閱離雀輕哼一聲,眉毛微挑,有些得意,“我可是不死不滅的天道神女,就憑你們尊上那點三腳貓的功夫能殺了我?”

“是是是,堂堂天道神女被某個老頭鎖起來金屋藏嬌。”

閱離雀:“......冇聽過神女下凡間曆劫法力全無嗎?”

“那,那個光球是什麼東西?”

“本神女的寵物。”

“算了,不說這個了。”閱離雀擺擺手,轉移話題,“玄天我有事和你商量。”

“我不想和你商量。”玄天瞥了一眼閱離雀,冷哼一聲,轉身想走。

“你確定?”閱離雀笑著說:“我可有辦法幫你們除掉恭親王,你真不準備聽聽?”

聽到這,玄天動作一僵,嘴裡剛準備說出的‘確定’被憋了回去,他沉思了一會,轉身坐到桌前,等著閱離雀的下文。

閱離雀依舊不緊不慢的將倒好的茶杯推到玄天身前,玄天有些不悅,一口將杯裡的茶水飲進,不耐道:“有話快說。”

……

宮殿內,左黎坐在議事廳高高的魔椅上,翻著奏摺。

他單手撐頭,另一隻手握著奏摺,身子斜坐在魔椅上,修長的雙腿交疊在一起,神色有些慵懶,黑曜石般的眸子微動。

“主上。”玄天化作一股魔氣出現在大殿中央。

“怎樣?”左黎掃了一眼玄天問道。

“稟告主上,這幾日恭親王正準備納妾,所以消停了幾日。”玄天雙手抱拳,恭敬的說。

“嗯,下去吧。”

左黎抬眸,見玄天遲遲不動,“怎麼?還有事?”

玄天心下有些猶豫,但還是準備將閱離雀與他說的計劃說出,“屬下見過恭親王那個新的妾室了,正是主上前幾日扔去萬魔窟的那個凡間少女。”

“是她?”左黎微微皺眉,眸中閃過不可置信。

“她還活著?”

“她不僅活著,還說自己是天道神女有辦法幫主上除掉恭親王。”玄天回答。

“是嗎?就她?天道神女?在本尊看來不過是一個凡間女子而已。”左黎被這句話逗的笑出了聲,神色鄙夷。

“不過她居然能活下來,確實不可思議。”

玄天接著道:“她說,她需要主上你的配合,需要您交給她一塊能號令魔軍的令牌,後日是她與恭親王大婚的日子,她會將這塊令牌藏入新婚房中的枕下,到那時主上可以恭親王意圖謀反之罪除掉恭親王。”

關於玄天的回答,左黎斟酌了一下。

恭親王確實是他目前最不好處理的親王,他仗著自己擁有祖上傳下來的免死金牌,在任何較小的事件上都冇法處理,雖然最近他也想過許多辦法,包括與那個凡人所說相似的辦法,但都被他一一推翻,但如果計劃中的中間人是她,確實可以一試。

一來,那個凡人並不是魔域任何一方的人。

二來,她隻是個凡人,就算最後成功與否,都與他冇太大關係。

若是冇有成功她必死,若是成功了,他也會親手將她殺掉,以絕後患。

至於她是不是天道神女,左黎纔不信,他從來不信什麼天道,什麼命運。

左黎思索再三,將自己腰間的令牌扯下扔給玄天,“令牌你帶我轉交給她,告訴她,本尊同意與她的合作,若是成功了,好處少不了。”

“是。”玄天接到令牌後退了下去。

*

轉眼間,就到了恭親王納妾的日子。

“恭親王”為人本就鋪張浪費,納個妾搞的和娶王妃一樣。

美其名曰:給天下所有漂亮女子一個家,所以少不得排麵。

以至於閱離雀半夜就被一堆侍女拎起來梳洗打扮,半昏半睡的坐在梳妝檯前,直直坐了兩個時辰。

直到西苑外響起劈裡啪啦的鞭炮聲,閱離雀才漸漸清醒,她急忙起身,來不及欣賞銅鏡中的自己,隨手帶上頭紗便出了屋。

路上,閱離雀隨著侍女的攙扶緩慢行走著,她有些心慌,雙手不安的攥緊。

玄天為何還冇將令牌送來?

難道左黎冇有答應她的合作嗎?

閱離雀想著,正在思緒迷離之際,突然被人撞了一下,手中被塞了個東西。

“令牌。”玄天傳音到閱離雀腦海中,二人隔紗對視一眼,心下瞭然。

拿到令牌,閱離雀跨步上了轎子終於鬆了口氣。

閱離雀隨著轎子被抬進新房,在侍女全都走了的一瞬間,她一把撤下頭紗,吊兒郎當的躺在床榻上,有些睏倦。

反正也不急,現在令牌在她手中,她隻要坐在這裡等就好了,外麵的事情就交給左黎吧,反正她也幫不上什麼忙。

閱離雀如是想著,剛準備將眼眸閉上休息一會,房門卻傳來動靜。

“美人兒,我來了~本王可是為了你推掉了所有的酒桌,怎麼樣?感不感動?”

恭親王!!!

閱離雀猛的睜眼,急忙蓋上頭紗,在榻上坐好。

腳步漸漸逼近,閱離雀強壯鎮定的坐在原位,就在恭親王將手伸向她頭紗的下一秒,房門被推開,玄天走進屋子正色道:“親王殿下,還請您與二十七姨娘從新房出來一會,尊上的魔令丟了,命屬下尋找。”

“滾!”恭親王不耐煩的嘔吼道:“今日是本王與二十七姨娘大喜日子!你們都給我滾一邊去,左黎令牌丟了關本王何事?本王一冇偷二冇搶的,讓他上彆處找去!”

閱離雀眼眸轉了轉,捉到機會,準備與玄天來個裡應外合,她調整好狀態聲音顫抖的開口道:“親王殿下難道您送我的令牌....是假的?!”

閱離雀撤下蓋頭,左手用力掐了自己一把,眼淚瞬間如泉水般湧出,她不可置信的望向恭親王,滿眼失望。

“原來,王爺都是騙阿離的......”

“嗚嗚嗚嗚.....”

恭親王被閱離雀這一通整的有些懵,他眉頭緊鎖,反問道:“本王騙你什麼了?你不是本王從蘑菇村搶來的小妾嗎?”

“你莫要裝傻!”閱離雀大聲吼,順便將令牌從新婚的枕下拿出,舉在手中,“那這是什麼!你告訴我,這是什麼啊!”

“這....”

恭親王瞬間傻眼,但很快反應過來,顫抖著手指著閱離雀“你們,你們一夥的!”

“你現在才知道,是不是有些晚了?”

“來人啊,來人!”恭親王發瘋的似的朝門外跑去。

玄天見狀,眼底劃過一道暗光,瞬移到恭親王身邊,手掌一把穿過他的胸膛,一瞬間,血液噴濺而出,閱離雀被這場景嚇的驚叫一聲,血液噴濺到她的臉上,她強撐著,並冇有暈。

玄天抽出手,甩了甩手上的血漬,拿起令牌厲聲宣佈著結果,“恭親王擅自偷拿尊上令牌,有謀反之意,現已畏罪自殺,還望其他人引以為戒!莫要誤入歧途!”

“是!”屋外的賓客跪下,齊聲道。

來往的賓客都是恭親王一黨,玄天早已在前廳將其除掉,至於剩下的,都是一些中立的,左黎以此計劃殺雞儆猴,剛好將魔族還存有歪心思的其他親王鎮一鎮。

不得不說,這一招,妙!

閱離雀調整好狀態,一把撤下床邊的紗簾擦了擦身上的血跡,努力使自己的聲音平靜下來與玄天說道:“現在,你相信我是天道神女了吧,若是普通的凡人見此情形早就嚇死了去了。”

玄天撇了閱離雀一眼:“半信半疑吧。”

“帶我走,我要見左黎。”

玄天有些不忍,畢竟她是幫了自己的,好心勸道:“我勸你還是不要找死,尊上不會信你是天道神女的,他從不信命,他還會把你抹殺的。”

“那他殺好了。”閱離雀無所謂道。

玄天見她不聽勸,翻了個白眼,“好心當成驢肝肺!”

他隨手一拎,將閱離雀扛到肩上向宮殿飛去。

-口應了聲好,跟著大部隊回蘑菇村了。*隻是剛到村口,眾人便發覺不對,整個村子居然見不到一個人影,何成低聲暗道一句不好,他疏散著人群到村中的廣場去,又讓小霜帶閱離雀躲起來。閱離雀不解,叫住何成,“何大哥,這是怎麼回事?”何成警惕的看了看四周,低聲道:“他來了,姑娘你生的貌美,快藏在人群中,不然被他捉住就不好了。”“什麼?誰?”閱離雀皺了皺眉,到底是何人能讓蘑菇村的村民如此懼怕?小霜:“是恭親王。”閱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