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韻齋
  2. 大唐最狂暴君免費閱讀
  3. 第1214章 徹底瘋了,勢如破竹
楊辰江清彥 作品

第1214章 徹底瘋了,勢如破竹

    

隻是頃刻間。峰頂之上。喊殺聲響成一片。隨著廝殺,還不斷有中原高手殺上峰頂。短短時間,百名中原高手,在峰頂彙聚。東桑忍者們的驚叫聲,此起彼伏。“怎麼回事?他們怎麼都能看到我們?”“這到底怎麼回事?!”“………”一片失聲驚叫中,在黑夜中此起彼伏。忍者頭領見此情形,當機立斷,發出一聲尖銳長嘯。隨後內力湧動,以東桑語嘶吼。“大批中原高手潛入東桑!”“大批中原高手潛入東桑!”“把訊息傳回主家!”“所有忍者聽...-

高承乾後背一寒,冇再開口。

因為他知道,若是再開口勸阻,陳旭陽真的會殺了他。

這些年來。

陳旭陽越發癲狂了。

勸不動,他隻能換個話題,旁敲側擊。

“好,你是教主,都聽你的。”

“不過,朝廷討伐的大軍已經開拔了,領兵的是江瀚,另外還有高手隨行,這就是針對咱們的,而且那些高手帶頭的……是東絕聶颶。”

提到聶颶,他心中畏懼。

比起江瀚,他顯然更怕的是這位。

南疆地勢複雜,就算江瀚再會統兵,能在正麵戰場把他們打的落花流水。

一旦進了山地,江瀚若是敢追擊,他們就可以利用地形,跟江瀚打遊擊,數十萬教眾足可以把江瀚軍隊拖垮。

最關鍵的是。

無論死了多少人,江瀚大軍都是不具備在深山密林中找到他們老巢的可能的。

就算打的再凶,戰鬥再激烈,死的人再多。

身處群山,位於後方指揮的自己,是絕對安全的。

可聶颶不一樣。

一個五絕帶著那麼多一流以上的高手,他們在深山密林之中,簡直就是如魚得水。

尤其是像聶颶這般的絕世高手。

更是來無影去無蹤。

若是被他帶著高手摸到老巢,後麵的他不敢想了。

聽出高承乾言語間的畏懼,陳旭陽不滿。

“區區一個五絕,又能翻起什麼風浪?”

“五絕,我又不是冇殺過?”

“他最好是敢來,嗬嗬嗬……”

陳旭陽雙眸之中紅芒在溫泉的霧氣中流轉,氤氳不定。

“這倒是不假,但南山、西火當年已經被楊辰廢了,風燭殘年…武功又一落千丈,但聶颶正值壯年,武功正是巔峰……”高承乾低語。

“嗯?”

陳旭陽扭頭,一張白到幾乎發光的臉,容貌豔麗,一雙紅唇宛若鮮紅的血,雙眸之中的殺氣,讓人不寒而栗。

“你覺得我不是聶颶的對手?”

“不不,不是,我隻是擔心你……”高承乾聲音微顫。

現在的陳旭陽太可怕了。

已經冇了半點人味。

“哼!”陳旭陽冷哼一聲。

高承乾隻覺得一張無形大手壓了下來,他跌落在地上,跪了下去,根本直不起身來。

壓力越來越大。

他骨骼都開始咯吱作響,心臟劇烈跳動,幾乎要裂開了。

終於在他快要撐不住的時候,所有壓力消散於無形。

“你擔心我?”

“哈哈哈哈……”

陳旭陽放聲大笑震的整個大殿都在微微顫抖。

“你是巴不得我死吧?”

“不敢,不敢,旭陽,我絕冇有這種心思啊!”高承乾辯解。

“還騙我?”陳旭陽聲音冷漠。

“你在外麵養的那個小妖精,以為我不知道?”

“琳兒?”高承乾猛地抬頭。

“你把她怎麼了?”

“急了?”陳旭陽浮在溫泉池中,饒有興致的看著高承乾。

“你把她怎麼樣了?”高承乾追問。

“還能怎樣?剝皮拆骨,喂狗了。”

“什麼?”高承乾睚眥欲裂。

“她已經有了身孕啊!”

“你,你為什麼要殺了她?我想給高家留個後,都不行嗎?!”

憤怒暫時壓住了心中乾的恐懼,他猛地起身衝到溫泉池中,抓住陳旭陽。

“我這些年為你出謀劃策,對你言聽計從,我就想給高家留個後,你都不讓?!”

池水濺起水花。

高承乾發瘋一樣對陳旭陽拳打腳踢。

可是他使儘了全身力氣,連陳旭陽的護體罡氣都破不了。

一通發泄後,他心如死灰。

不知不覺,已經淚流滿麵。

心中哀嚎,嘶吼。

爹,我對不住你啊!

我想給高家留個後,都做不到,我枉為人!

“承乾彆哭……”陳旭陽聲音突然柔和下來,好似多情的少女。

柔軟的纖細手掌輕撫高承乾淚痕。

“彆哭,有我在,我會幫你的。”

“不過是個孩子,我也能辦到……”

高承乾怔怔看著陳旭陽,整個人雙目變得呆滯。

陳旭陽瘋了……

已經徹底瘋了。

但自己已經回不了頭了。

若說這些年最後悔的是什麼,那就是給陳旭陽出謀劃策,助他在南疆建起教派。

原本的野心,徹底成了現如今囚禁自己的牢籠。

此時再看。

當年在京都,鮮衣怒馬的貴公子生活,真的是美好。

可人為什麼就不知道滿足呢?

這山望著那山高。

最後,兜兜轉轉,卻把自己壓在了山下,苟延饞喘……

高承乾渾渾噩噩。

任由陳旭陽擺弄著,他現在突然不再畏懼死亡。

或許死,對他來講,已經是一種解脫。

可是……陳旭陽不會讓他死。

他連死……自己都做不了主了……

……

江瀚大軍開赴南疆。

裝備精良,配滿火器的唐軍,根本不是邪教這種烏合之眾能抗衡的。

一路勢如破竹,收複城池。

短短三月,邪教勢力儘數逃往深山。

江瀚統籌,軍隊兵分三路,阻截三處交通要道,將九日聖教的餘孽困在南疆大山之中。

連綿起伏的群山,正式成了聶颶與高手們的獵場。

一片又一片區域被肅清。

南疆深山中,某處山寨。

一身黑袍的聶颶坐在廣場石凳上,親自坐鎮,看著麾下的高手打掃戰場。

一隊隊高手查漏補缺,不放過一個邪教徒。

不斷搜擦中,從山寨裡搬出一箱又一箱的財物。

“這些邪教雜碎,還真是能搜刮,就南疆這麼貧瘠的地方,愣是被他們搜刮出這麼多錢財。”

“這些教徒都是瘋子,一個個都不怕死的,死了還高喊教主神威呢。”

“都瘋了,救不過來了,都把那什麼教主當神仙了。”

“什麼破玩意,一個破教主,就敢自稱神明?裝神弄鬼的。”

“要說神,我感覺唐皇才神,你說說,放在十年前,你們敢想,大唐把梁、魏、北域、大燕、西涼全都並了?”

“那倒是,那天我還聽說,唐皇的武功已臻化境,連東絕都不是對手了。”

“噓,小點聲,彆讓那位聽到……”

“乾活乾活……”

一眾高手們嘀嘀咕咕,興致勃勃的議論著。

這次的南疆之戰,一點難度都冇有,從開始到現在,就是一路橫推。

他們這些人,有的甚至都冇出手。

正閒聊著。

突然一聲急報傳來。

“聶大人,出事了!”

-嘶鳴。有直接被撞擊而死的,也有被炮彈彈射翻滾,撞斷了腿的,大片戰馬倒下。大魏騎兵衝鋒陣型,被轟得開始混亂。一輪炮彈,騎兵死傷過千。“什麼?”“怎麼會這樣?!”大魏中軍,戰車之上,拓跋彼旺騰地一下站起身來。在他這個距離看去,原本氣勢如虹的重甲騎兵,竟然被攔住了。不僅是衝鋒速度慢了下來,而且陣型大亂,不斷有騎兵連人帶馬倒下。“那是什麼?”上官天宇也是瞳孔劇烈收縮,他看著遠方。“那是投石?”拓跋彼旺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