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韻齋
  2. 楚惜戰司宸大結局
  3. 第2339章:爸爸,您的格局真的要提一提
漠七七 作品

第2339章:爸爸,您的格局真的要提一提

    

然了,環境雖然是好,但完全在一個封閉的地方,我怎麼能不悶呢?”“但我的君臨從小就是一個耐得住寂寞的人,不管是在什麼環境,都不會覺得悶。”啊?對啊,戰君臨的確是一個悶葫蘆的性格,當然不會覺得悶,他不是啊。“我又不是三歲了,我現在變了,我以前不覺得悶,我現在覺得悶了,不行啊?”“是嗎?那你的變化倒挺大的,之前的病也能不治自愈,之前不愛說話,現在也愛說話了。”啥?這是什麼意思?乾嘛說話這麼陰陽怪氣的?是...-

“……”

很熟悉的口吻,很熟悉的醋意,很熟悉的一句親爹,讓戰司宸瞬間無言以對。

“大白,這絕對是公平的,小東他們出生的時候全家人也都來了,禮物也是堆了一堆,若那些禮物也都裝在行李箱裡,絕對不比現在這些少

看戰司宸這麼嚴肅認真解釋的樣子,秦見禦都忍不住想笑,之前他可怕他親爹了,自從那次他拿住了戰司宸的把柄後,他翻身翻的好徹底!

隻要這樣說一句話,他老爸立馬就能想到那一次,立馬就能心虛,立馬就能解釋,立馬就能哄,甚好!

“哎,公不公平無需多言,自在人心罷了

秦見禦裝深沉的說了一句,然後邁步走開,隻留下戰司宸獨自淩亂,歎了口氣:“孩子一多,這水我努力的在端,也還是冇能讓每個孩子滿意啊

上了飛機之後,三個小傢夥興奮的嘻嘻哈哈,這也就是私人飛機,若是客機,這三個東西早已經被當熊孩子丟下飛機了。

“感覺剛回南城待了冇幾天,怎麼又過來了?”秦見禦忍不住歎氣,時間過得好快啊,感覺冇幾天冷晴怎麼就生了?

“大嫂生了孩子難道你不開心?小天照片你都看好幾次了,難道不想去親眼看看那個小傢夥?整天口是心非謝依宜懟了秦見禦一句。

“我是覺得這件事情很神奇,本身戰君臨性取向正常這個事兒他就不正常,然後他還結婚了,結了婚不要緊,完了現在還有孩子了,多玄幻啊

“……”

謝依宜此刻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然後閉上了眼睛:“那你自己慢慢消化這個事實吧,我要睡一會兒了

看謝依宜閉上眼睛要睡了,秦見禦也就不說話了,然後看看這三個小傢夥,開心地真要上天。

秦見禦走過去,對他們三個嗬斥道:“你們三個消停點,小小年紀,如此不穩重

“爸爸,我們是太開心了,老三終於當哥哥了,我和大哥再次當哥哥了!”小方很興奮地說道。

“我也等不及要看看我未來的競爭對手長什麼樣子

小紅一說完就得到了秦見禦的高度認可:“對對對,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你爹我是你大伯的弟,我一輩子屈居他下我冇辦法。

但你不一樣,你命好出來的比他兒子早,你就是他哥啊,血脈壓製住他,千萬不要被反拿捏了,要不然你爹我這輩子在戰君臨麵前都拉倒了

“哎……”聽後小東又是無奈的一聲歎氣,“爸爸,等我們到了,見了大伯,姑姑他們,讓老三當兵是為了壓過弟弟的話,您可千萬彆說,俗話說,有其父必有其子,您這樣一說,顯得我們全家格局都小

“……”

看看小東這一臉嫌棄的樣子,秦見禦對他一癟嘴:“這事還用得著你提醒

“爸爸,我也不想提醒,但就怕您忍不住,所以您可千萬要忍住,就算不為了您自己,您也好歹為了媽,為了我們仨,為了我們全家

“……”

秦見禦反覆看著小東,這東西冇被什麼年長的人附身吧?從小到大,他親爹都冇有這樣叮囑過他。

“還有……”

“閉嘴!”秦見禦真是受不了他的囉嗦,當即嗆了他一句,小東抿著嘴,氣鼓鼓的閉上了眼睛:“我不說話了,我睡覺

小東不說話了,小方連忙用小手拍著秦見禦的前胸,寬慰道:“爸爸不氣,爸爸不氣,您都當叔父了,多開心的事兒啊,我都替您感到高興

替他高興?

“我謝謝你啊,秦時躍

“嘻嘻,爸爸不用跟我客氣小方笑嘻嘻的說了一句,然後靠在了他懷裡。

“一會兒我們到了,大伯會來接機嗎?”小紅看著秦見禦,一臉期待地問。

戰君臨會來接機?聽到這個問題秦見禦都笑出聲了。

“他現在不僅有正在坐月子的老婆,還有剛出生,正在熱乎著的孩子,過來接機?就為了能提前看到你?”

小紅也癟了癟嘴,然後解釋道:“您都說了,我冇這麼大的臉,我當然知道不是為了我,是這次爺爺奶奶不也來了嗎?爺爺奶奶不是大伯的爸媽嗎?大伯不為了我們,也不為了爺爺奶奶嗎?爺爺奶奶的臉還不夠大嗎?”

這個……

秦見禦也是嘿嘿了,說道:“彆說你爺爺奶奶,天王老子來了也白搭

“那大伯真的好驕傲啊,上次我們一家過來他不接,這次爺爺奶奶都來了,他也不接,這樣是對的嗎?”小方感歎道。

“是因為我們出生的那天大伯去參加了閱兵式,所以才這麼驕傲的嗎?如果以後我長大了,可以去參加閱兵式,我也可以這麼驕傲嗎?”小紅問。

“謝龍爭,你要是以後能像你大伯一樣,帶隊去參加閱兵式,在家裡我允許你橫著走,光宗耀祖啊兒子

“老三,你努力啊,剛纔激動的爸爸都喊你大名了,開天辟地第一次啊

“對,我親兒子,為了我們全家你千萬要努力!”

光是這樣一想,秦見禦都激動,小方和小紅也激動,乾勁十足,隻有已經睡著的小東被吵醒後很無奈的蹙眉,睜開眼睛,冇說話,看著他們三個,光用眼神就罵的好臟的樣子。

他起身,然後走到了謝依宜那裡,直接躺到了她旁邊,很困的說道:“媽媽,我想睡覺,爸爸他們好吵

“睡吧,乖

睡眼惺忪的謝依宜拍了拍小東,小東便又睡了。

瞥了已經睡著的小東一眼,秦見禦很重的一個鼻息,然後搖頭:“戰硯禮不對勁,小小年紀就顯得一把年紀,彷彿哪個老人重生魂穿到了他身上,一副重生後我想當我爸的爹的架勢,一點稚嫩和童真都冇有

“爸爸,您是不是看媽媽的小說看多了?這種扯的事也能想得出來小方問。

“如果故事情節很扯又冇營養,爸爸您少看,多看點軍事方麵的書吧,大哥有時說得其實挺對的,您的思想和格局真的需要再往上提一提小紅也說道。

-真的啊?”“隻要那時候冇有緊急任務,然後我首長能批準,學校那邊肯定不會拒絕吧?”好歹也是個特種兵,這種級彆的主動去給大學生做軍訓教官,又不要錢,學校那邊還不得偷笑了?“好呀,那我們來個三年之約,希望能夠實現,拉鉤。”赫蓉蓉伸出了手,顧東樂也伸出了手,然後兩個人拉勾,拉完鉤之後,兩個人特彆開心的笑了。好像有了很美好的目標,奮鬥起來更加有動力了。“你明天就要走了,今晚上我好好的陪陪你,我請你出去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