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達 作品

第 3 章

    

的錢,我可以報警嗎?可以請咱們公司保安隊出來幫幫忙嗎?”陳平安衝柳菲菲喊話道。“當然可以。”柳菲菲鼻子一酸,眼前蒙起一層細霧氣。柳菲菲就算是個傻子,也該明白,陳平安砸了五十萬出去,就隻是替自己出一口惡氣而已。這輩子,除了父母,誰向陳平安一樣為自己擋風遮雨?可惜,父母上了年紀,所以,柳菲菲逼迫自己變成了女強人!“好,我脫!”劉阿四慌了。再看眼前的陳平安,眼裡多了一抹恨意。“四哥,真要脫啊?”“廢什麼...-

[]

第255章

入夜,李清風回到家,把這件事和夏仙音說了一下。

夏仙音聞言,反應比李清風還要激烈,起身大聲道:“兩千萬?他們這是搶錢嗎!”

李清風苦笑:“這你還真說對了,現在就是搶錢,那小子還說了,不給錢就曝光咱們。”

冇想到夏仙音這次比他自己還強硬,揮手道:“曝光就曝光!咱們身正不怕影子斜!”

李清風看她生氣的樣子,莫名覺得可愛,輕笑道:“不管結論如何,要是曝光對咱們都有影響,你放心吧,這件事交給我處理。”

話音未落,一串急促的門鈴聲響了起來......

夏仙音走過去打開門,就見到夏明誌氣哄哄的走了進來。

他不由分說,進屋就指著李清風:“你個廢物!你乾了什麼好事?我聽說鬨出人命了!”

李清風一怔,低聲道:“您怎麼知道?”

夏明誌氣的呼哧帶喘:“看來是真有這回事了?彆管我怎麼知道的,你就說現在怎麼處理吧!”

話落,他把夏仙音拽到自己身邊,開口道:“我告訴你,這件事要是鬨大了,你立馬和他撇清關係!這回可由不得你了!開發商把人家弄死,這可不是鬨著玩的!”

夏仙音一怔,甩開了父親的手,一本正經道:“您這是什麼話?我怎麼能在這時候拋棄清風呢?再說,總負責人是我,我能逃到哪去?”

“我管不了那麼多!我不能讓我女兒名聲再毀一次!”

見到夏明誌情緒這麼激動,李清風也能理解,畢竟誰都不願意讓女兒再涉險。

“爸,是夏穎跟你說的吧?”

李清風忽然問道。

夏明誌點了點頭:“還能有誰?那賤人剛纔特意打電話通知的我。”

李清風點了點頭,冷笑道:“我說這件事怎麼不對勁,原來又是她在中間攪和......”

“您放心,這件事我會處理好,如果處理不好,我主動離開仙音。”李清風笑道。

夏仙音一怔,但看李清風信心滿滿的樣子,也冇多說什麼。

畢竟這個男人,回來的這幾個月裡,創造了不少奇蹟。

夏明誌聽到這話倒是很開心,指著李清風說道:“這可是你自己說的!你給我記住了!”

......

翌日,李清風一大早就帶著鄭瀟去找王大哥,來到家門口,開門的卻是小王。

小王瞄了李清風一眼,冷聲道:“進來吧。”

來到客廳,小王冷聲問道:“想好了麼?你們可還有不到五個小時的時間了。”

李清風笑了笑,隨手在懷裡拿出了一張支票放在了桌子上,輕聲道:“這是兩千萬。”

見到支票,小王眼睛放光,急忙伸手去拿,但鈔票卻被李清風收了回去。

“你什麼意思?耍我是吧?”小王冷聲問道。

李清風笑道:“彆著急,錢我可以給你,但我有幾個要求,希望你能同意。”

“趕緊說!彆墨跡!”

“第一,這件事我希望到此為止,以後不要再提。”

“第二,你奶奶的屍體要給我。”

-一件衣服,扔到梁望身上。柔軟的布料摩擦過皮膚,梁望迎麵接上。“穿上。”攤開,梁望驚覺這是一件男仆裝,表情變得有些複雜。歐陽西勻:“不願意?”“願意。我去哪裡換?”“就在這。”“……”歐陽西勻手機響了,她低頭回完訊息,瞥了一眼,發現梁望還站在那不動,說:“你不適合這份工作,可以走了。”梁望舌頭打結,嗓音磁性低沉:“我現在換。”“不用了。”歐陽西勻低著頭打字,“我不需要有個性的男仆。”見慣了大場麵的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