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五點 作品

第 1 章

    

的功勞,他現在手上還有點溫度。“姥姥時常向我問及杜爾諾先生的近況,她老人家很想你,還留了很多鮮花餅給你,不知杜爾諾先生有冇有空賞臉——”桑沈道。這番話當著眾人的麵說出來,一是刻意展示自己和喬聿衡關係匪淺,二拿老人家出來道德綁架,巴結的意圖不言而明,真是一副醜惡反派的嘴臉啊,桑沈心想。喬聿衡聽到這話,還冇有鬆開的手掌忽然用力,死死地鉗製住了桑沈的手腕。但喬聿衡立刻就鬆了手,他冷淡地說:“抱歉,剛回國...-

桑沈關上衛生間的門,將剛剛吃下去的一點蛋糕儘數吐了出來,玫瑰香頃刻在狹小的洗手間內蔓延開,本該馥鬱明媚的甜香中帶著些苦澀。

冷水拂在臉上竟讓桑沈感覺到些許溫熱,他全身的溫度都集中在了後頸處的腺體上,那兒像養了一顆要破土而出的太陽。

桑沈撩了撩打濕的劉海,水珠順著他的眉骨滑落,墜在睫毛尾上,使得那雙風流多情的眼睛像是浸在水裡的寶石。衛生間的燈光昏黃曖昧,落在alpha立體的五官上,染出濃墨重彩的俊美。

資訊素紊亂的症狀到了後期非常磨人,即使桑沈已經通過係統關閉了60%的病理反應,眩暈和反胃感還是相當難熬。

不過好在病得越重說明他離完成任務的日子就越近了,病死的那天他就能回家了。想到這,桑沈拿出隨身攜帶的藥片,隨手倒了一把,數也冇數就吞了下去。腺體上貼的阻斷貼濕噠噠的,才一個多小時就已經失效,桑沈換了一片,瓷一樣白的指尖觸碰到滾燙的腺體染上病態的紅色。

【檢測到宿主病情加重,建議加大病理反應的遮蔽力度。】係統的聲音響起。

【不用。】桑沈拒絕。

起碼今晚還不用。今晚是喬聿衡回國後第一次與桑沈見麵的日子,為了能讓主角體會到地位倒轉,一雪前恥的快樂,桑沈覺得自己還是看起來越慘越好。

桑沈推門而出。

“喲桑少去乾什麼了?等你半天。”周齊山坐在卡座上,摟著個嬌小可愛的omega,衝桑沈喊,“你不在我替你玩了一把,不小心輸了,快過來罰酒!”

桑沈走到他身邊站定。桑沈身材修長高挑,影子落下來完全籠住了趙齊山,一站一坐的高度差距使得趙齊山不得不完全仰起頭才能看見桑沈的下巴。桑沈還是和以往一樣從不低頭看人,他深棕色的眸被濃密的睫毛遮了一半,目光輕輕落下,傾瀉出不可冒犯的矜貴勁,帶來極強的壓迫感。

周齊山幾乎應激地要站起來,忽然想起桑家如今的局勢,強行穩住心神,桑沈已經在他身邊坐下。

“我去乾什麼了很難猜嗎?”桑沈笑起來,眼尾帶起一點小小的弧度,在雪白的麵容上壓出淺淺的顏色,聲音像發酵的酒。他整個人帶著些濕意,襯衫鬆了兩個釦子,領帶不翼而飛,平直鎖骨的陰影裡似乎藏著點點淺粉色的印子。他放鬆地靠在沙發中,像捕獵歸來的獵手,慵懶又倦怠。

周齊山看愣了半晌,灌了口冰冷的酒,回過神來笑道:“謔,桑少還藏著嬌呢。”

桑沈冇接這句話,他單手撐著額頭,看向桌上的酒:“要罰一杯?”

話音剛落,周齊山懷裡的omega爬起來,拿起一旁的酒瓶,淺淺地斟了一點,跪在桑沈的腿邊,將酒杯遞上。

桑沈從omega手裡接過酒杯,他的手指比杯壁還要冰,omega狠狠一顫,目光卻還是癡纏地落在桑沈身上。

桑沈將酒一飲而儘,看向麵色糟糕的周齊山,笑意不達眼底:“周少的嬌倒是不藏。”

周齊山冷哼一聲,掐住omega的下巴:“喜歡桑少?看在你平時挺乖的份上,陪桑少去吧。”

這話說得羞辱性極強。因為omega喜歡桑沈,所以周齊山獎勵omega去陪桑沈,不僅將自己玩過不要的扔給了桑沈,甚至將桑沈的地位排在了這個omega之下。

桑沈冇太在意,他對omega露出溫柔的笑,點了點身邊的空位,omega順從地爬上來,輕輕依偎在桑沈的懷裡。

桑沈攬住了omega的腰,握住了對方的手腕,alpha的膚色比omega更蒼白三分。真暖和,桑沈心想,正好抱著取會暖。

【宿主,主角已經出現。】係統提醒道。

【嗯。】桑沈懶懶地迴應。渾身發冷,頸後腺體滾燙,帶來發燒的錯覺,剛剛一杯烈酒下肚,胃裡又絞著疼,桑沈一點也不想動。

周齊山忽然起身離開,興許是看見了喬聿衡。

十年前,私奔到B國與家人斷了關係的喬二小姐忽然帶著一個混血孩子回了家,但任憑家人如何逼問都不肯透露孩子的父親,或者另一個母親是誰,大家便默認喬聿衡是個野種。

兩年前,喬家二小姐去世,同輩的喬家人立刻對喬聿衡下手,以防這個不明來曆的混血alpha分走家產。眾叛親離的喬聿衡走投無路之時,與他分彆多年的alpha母親派人接走了他。

這時喬聿衡才得知自己的身世,他的母親,琳達杜爾諾,是全球奢侈品巨頭杜爾諾家族的繼承人。

而如今的劇情線正發展到兩年之期已到,恭迎主角回國。

要問桑沈在這個故事裡發揮了什麼作用,不過是撩撥喬聿衡讓對方愛上自己,又在喬聿衡失勢時落井下石而已,隻是個不值一提的反派配角。

喬聿衡在國外的這兩年,桑家的醫院出現了醫療事故,桑父被逼自殺,桑家已經搖搖欲墜。接下來的劇情裡,桑沈隻需要恬不知恥地再貼上去巴結喬聿衡,然後被喬聿衡狠狠拒絕羞辱,最後因為資訊素紊亂症死掉,達成惡有惡報的結局,就可以完成任務了。

很好很好,勝利在望。

“桑少......”懷裡的omega忽然出聲。

桑沈回過神來,低頭望向對方問:“怎麼了?”

“那邊......”omega的聲線發抖,“那邊的先生好像在看這裡......”他不安地往桑沈懷中鑽了鑽。

桑沈抬眸。

因為混血的緣故,喬聿衡高出身邊人一截,貼身的高定西裝勾出修長矯健的身姿,英俊深邃的五官在燈下幾乎熠熠生輝。他身上陰暗敏感的氣質完全褪去了,在眾人的簇擁下如帝王般沉穩且遊刃有餘,卻不似溫室裡的花朵般隻有一層紙糊的貴氣,那雙墨藍色的眼睛裡像流水中的磐石,又藏著比古井更幽深的情緒。

被一位頂級alpha這樣盯著,任何omega都承受不住,連桑沈都能感受到實質性的壓力。

桑沈輕輕撫了撫懷裡暖手寶的背以示安慰,側身湊近他的耳朵:“彆怕,我去打個招呼。”

站起身桑沈一陣眩暈,他不動聲色地捏了捏手心,指腹硌在銀色的戒指上,壓出褪不下去的紅痕。

桑沈一步步走近喬聿衡,露出公式化的溫柔笑意:“喬——”他改了口,“杜爾諾先生,好久不見。”

喬聿衡放下手裡的酒杯,伸出手:“好久不見,桑先生。”他緊緊地盯著桑沈露出鎖骨,聲音低沉喑啞。

桑沈輕輕握了喬聿衡的手,桑沈在心裡感謝暖手寶的功勞,他現在手上還有點溫度。

“姥姥時常向我問及杜爾諾先生的近況,她老人家很想你,還留了很多鮮花餅給你,不知杜爾諾先生有冇有空賞臉——”桑沈道。

這番話當著眾人的麵說出來,一是刻意展示自己和喬聿衡關係匪淺,二拿老人家出來道德綁架,巴結的意圖不言而明,真是一副醜惡反派的嘴臉啊,桑沈心想。

喬聿衡聽到這話,還冇有鬆開的手掌忽然用力,死死地鉗製住了桑沈的手腕。

但喬聿衡立刻就鬆了手,他冷淡地說:“抱歉,剛回國很忙,暫時不能赴桑少的約。”

喬聿衡看起來如此冷靜從容,桑沈低頭看了看手腕上可怖的紅痕,才確定剛剛喬聿衡的失態不是幻覺。

周圍有人發出譏笑聲。

桑沈並不惱,他依然笑著再接再厲:“如果杜爾諾先生不介意,我親自帶了禮物上門也是可以的。”

喬聿衡向前半步,他們身高相仿,幾乎鼻尖相觸,他墨藍色的雙眸死死盯住桑沈,聲線冰冷到了極點:“哦?不知道桑少如今還能拿出什麼禮物讓我開眼?”

桑沈嗅到了一絲熟悉的沉木香。

冇有資訊素紊亂症的alpha,隻有在情緒極為激動的時候纔會控製不住地泄露資訊素。而有資訊素紊亂症的alpha,接觸到健康alpha的資訊素後是很致命的,桑沈的腺體突突直跳,汗液浸濕了阻斷貼,滾落到脊背上,蜿蜒出密密麻麻的癢意。這還能忍,但胃裡的疼痛更加劇烈,桑沈的嘴唇煞白。

冇有聽到回答,喬聿衡退開半步,抬眸望向桑沈,一時怔愣。

在他的印象中,桑沈好似瓊漿玉露澆灌出來的玻璃玫瑰,不論是笑是怒,總有三分漫不經心的從容不迫,將無情演繹得真心不換,他軟爛糜香的花瓣其實是鋒利冰冷的利器,取樂般地把你的心挖出後又棄之不顧。

但此刻,桑沈病態瓷白的麵上毫無血色,他安靜地看著喬聿衡,多情的眸裡盈盈撩人的月色失了溫柔光澤,變成一地幽幽的霜白。他冇再笑。

曾經,喬聿衡很害怕桑沈不笑,因為這代表了桑沈的不悅,但喬聿衡有時又想看見桑沈虛假笑意麪具下的真實情緒,是怒火,冷漠,還是不耐煩也好,他渴望離真實的桑沈更近一點。

但不該是現在這樣,不可能是現在這樣。桑沈怎麼會露出狼狽的神情呢?喬聿衡握緊拳頭,難以言狀的濃烈情緒在他的胸膛裡衝撞。

他在難過嗎?

冇有心的人,也會難過嗎?

-玻璃玫瑰,不論是笑是怒,總有三分漫不經心的從容不迫,將無情演繹得真心不換,他軟爛糜香的花瓣其實是鋒利冰冷的利器,取樂般地把你的心挖出後又棄之不顧。但此刻,桑沈病態瓷白的麵上毫無血色,他安靜地看著喬聿衡,多情的眸裡盈盈撩人的月色失了溫柔光澤,變成一地幽幽的霜白。他冇再笑。曾經,喬聿衡很害怕桑沈不笑,因為這代表了桑沈的不悅,但喬聿衡有時又想看見桑沈虛假笑意麪具下的真實情緒,是怒火,冷漠,還是不耐煩也好...